首页 大咖名流 娱乐新闻 热透新闻 时尚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文化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健康新闻 财经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正文内容

海军陆战队远征后勤案例——人道主义援助

发布日期:2022-01-10 13:24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案例是原文作者根据美海军陆战队AAR报告和大量访谈记录编写而成,虽然是虚构的行动,但反映了海军陆战队远征后勤行动中真实的情况。

  假想内陆国家沙米斯坦位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这个国家正在经历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历经多年内战摧残后,最近的干旱使该国政府几乎崩溃。美国已承诺支持沙米斯坦人民,美国国务院也试图为当地民众提供急需的物资。不幸的是,安全环境恶化导致美国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被迫离开该国,从而无法继续为民众提供援助。

  海军陆战队第22远征队(MEU)收到了向沙米斯坦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HADR)的预先号令。第22 MEU由一名上校指挥,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勒琼营。第 22 MEU 受领的主要任务是:提供安全部队以确保航空装卸港(APOE)的安全,并提供基础设施保障,以协助国务院向沙米斯坦分发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在APOE启用后,已指定其他部队部署到沙米斯坦。非洲司令部指挥官指示将使用战略资产支援这项任务,这些资产将用于运送补给品和车辆,以便为特遣部队的行动提供便利。

  进入沙米斯坦的最初阶段,计划穿越开阔的沙漠然后抵达150 英里远的内陆纵深。该国糟糕的基础设施导致道路通行十分困难,而且该国的道路不适合重型车辆通行。具体来说,MEU 的建制车辆太重,无法通过该国主补给线(MSR) 上的桥梁。鉴于此,MEU 指挥官认为,完成配送任务的最快最安全的方法是将所属直升机(HELO)连部署到岸上,以便通过空中突击占领并控守一个机场。这个机场将成为一个航空装卸港(APOE),为后续更多部队和装备进驻提供支撑。部队通过空中快速登陆后,需要使用海基基地来为上岸的部队提供后勤支援。由于滩头阵地没有建造补给“铁山”,MEU 建制航空资产将提供由船到岸的后勤保障,以支持陆上行动的部队。

  一旦在新航空基地建立了安全保障,空军战略资产就会装载重型装备来改善基地设施条件以满足任务要求。同时,战斗工兵分队将利用舟桥装备改造主补给线上的桥梁。

  空中突击行动的最初机动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唯一的意外是飞机故障使一个排的行动延迟了几个小时,从而推迟了后续补给由舰到岸的运输。MEU建制内唯一能将人员物资转移到岸上的航空资产是 MV-22 鱼鹰飞机。有6架飞机可用于第一波登陆行动,原计划出动两波次MV-22占领机场。在几架飞机出现故障后,需要第三波MV-22才能将整个连的 145 名士兵送上岸。随着波次增加,备用座位让给了海军陆战队机动小组 (MMT) ,以便他们能迅速登陆并控制机场。

  由于缺乏地面补给路线,因此必须使用飞机同时运送人员和物资。补给品和重型设备主要通过CH-53E 超级种马直升机运送到航空基地。CH-53E是MEU航空战斗部队建制内唯一的重型直升机。部队和补给品的同时运输很快耗尽了备用航空资产。

  几名海军陆战队员在占领机场期间受了轻伤,需要进行医疗后送。这些医疗后送也需要使用航空资产,使MEU的空运能力更加紧张。此外,由于医疗后送的优先级较高,延误了两栖舰艇上飞机的正常起降。在 D 日行动中,飞机使用量激增导致远征队战斗航空部队的战备率降至60%,使海上补给向岸上的运输进一步延迟。

  一旦机场在沙米斯坦边界内得到保护,C-130和 C-17飞机即可进驻,供应短缺的问题迅速得到缓解。这些飞机继续向简陋的机场运输物资以建立储备,确保保卫机场的海军陆战队以及美国国务院人员能分发援助物资给当地民众。在白天,平均每半小时就有一架C-17或C-130飞机降落在机场。不幸的是,此时机场的照明设施还未改善,因此无法实施夜间起降行动。

  随着援助储备的增加,很明显,如果没有大型车辆,就很难有效地配送这些援助物资。另外,由于缺乏可靠的主补给线来支持大规模的物资运输,这使得向沙米斯坦运送物资变得非常困难,在边远地区分发物资就更不可能。在第一周的行动之后,海基补给船也需要海上补给(RAS)来补充交付到岸上的补给品。该 RAS 要求使用 MEU 的飞机,将补给品托盘从外部的补给船吊运到海基平台上。这进一步占用了战斗航空部队的运力,使支援岸上后勤工作的飞机数量减少。在初始行动阶段接近尾声时,很显然需要尽快使用地面运输方式来弥补这一缺口。虽然空运能力为这一行动提供了最灵活和快速的方法,但是,由于难以平衡有限且昂贵的资产与巨大需求之间的矛盾,因此需要通过地面手段来更有效地进行装备物资的大规模运输。由此,所有努力都集中在了主补给线(MSR)建设上,大量的舟桥装备被空运到非洲以改善桥梁,支援陆上物资的运输。经过大约三周的持续行动,陆上的情况显著稳定,海军陆战队已经建立了常态化运作机制,即将过渡到一个更复杂的运输模式。正是基于此,第22MEU指挥官觉得可以进入一个新的行动阶段了。

  持续行动阶段开始之前需要完成几项工作。首先是保护航空装卸港(APOE)和机场设施。在行动的初始阶段,部队和补给品的快速集结是通过指挥官能用的最快手段完成的,几乎不考虑成本或效益。这样做是为了尽快向沙米斯坦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而到了持续行动阶段,对快速的要求没那么高了。一旦主补给线(MSR)得到改善,第 22 MEU的车辆能进行陆路卡车运输,大量补给品运输就开始了。

  补给品的快速流入进一步增加了对MEU作战勤务支援资产的需求。非洲司令部指挥官此时决定,这次行动的规模和范围已经扩大,对额外资产的需求需要扩大空地特遣部队的规模,以保障海军陆战队远征旅 (MEB) 。为了增加人道主义援助部队的规模,需要从美国本土战略运输一个营的部队。第2海军陆战队第1营已被 TPPFD 指定执行此行动,10架C-17货运飞机被用来将这些部队运送到沙米斯坦的航空装卸港。伴随人员的增加,驻扎在航空基地的部队规模已扩大到大约2000人。考虑到这些部队所需的装备极其沉重且难以通过空中部署,因此远征旅(MEB)指挥官使用了存放在海军陆战队预置船(MPF)上的车辆。

  预置船到港卸载期间,港口设施被关闭数天。车辆卸下后,发现部分车辆已无法使用,需要进行适当维修。车辆驶离预置船时,战备率约为90%,部分车辆故障减慢了离港工作。预置船中队的滚装船,为海军陆战队提供了将车辆运送到战区的最快和最有效的方法。卸载车辆的过程中限制了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卸载,因为预置船卸载需要港口的所有可用空间。车辆卸载完毕后,远征旅的地面运输能力得到大大提高。

  远征旅的使命随着时间的推移从供应物资的运输发展到物资分发。随着安全环境的改善,该旅与当地卡车运输公司和其他合同支持公司签订了大量合同,将货物从安全港口运送到内陆。民用运力的进入使海军陆战队的建制运力能够将主要精力用于给民众分发物资。当人道主义援助深入到车辆无法抵达的农村地区时,飞机提供了应急解决手段。

  在行动过程中,军用车辆经常因道路太差而发生故障。因此,维修备件会由空军C-17飞机空运到战区,MEU的建制飞机再将这些部件配送到故障点,以完成车辆修复。

  虽然配送行动一直在继续,但零件和补给品的流向越来越难以确定。最初,当情况尚不稳定时,资产控制是通过语音通信实现的。现在情况已经改善,远征旅的独立下属单位已经到位,部队开始使用指定的程序来协调和跟踪资产的动向。其中,车队调度是通过运力计划工具 (TCPT) 完成的;零件订购是通过全球作战保障系统 (GCSS-MC) 完成的;供应申请是通过通用后勤指挥和控制系统 (CLC2S) 提交给更高层级的。这些系统的使用大大提高了资产跟踪能力。然而,可用于这些系统的最小带宽却使该行动的分布式特性难以展现。很多时候,人们会回电话到更高一级的总部并订购零件和补给品。由于缺乏带宽,这些订单无法在分布式作战中心输入上述系统中。海军陆战队只能继续呼叫其他总部,直到找到一个具有网络能力的单位来弥补这种不足。这说明当使用多个数据系统且可用数据频谱受限时,各种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空军C-17飞机现在全天都在起降,任何时间通常都有两到三架飞机在航空基地里。一旦零件和补给品到达战区,它们就会按照补给品的类别进行分类,并根据需要转运到正确的补给点进行分发。虽然第 1 类(生活用品)和第 3 类 (油料) 用品的分发继续通过推送方式不受限制,但大多数其他类的补给品此时已转变为按需供应。

  在初始行动阶段,为了便于运输和分发,水是通过瓶装输送的。在持续行动阶段,人们已经意识到,远征旅建制内的装备和人员可以自己生产水。虽然用“水牛”拖车分发这种水比较困难,但成本却比瓶装水低得多。此外,一旦就地利用水源,就无需从港口向内陆运送水托盘,从而进一步减少了运力需求。

  经过六个月的持续行动,非洲司令部指挥官确定,他的初始命令中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是从沙米斯坦撤出美军的时候了。

  最初的部队回撤计划包括撤出行动中使用的所有设施和材料。这包括用于建造和运营远征机场(EAF)的大部分建筑设备。这比部队进入时需要更多的战略空运资源。究其原因是因为通过民用运输手段接收了额外的设备。远征旅指挥官决定就当地人需要哪些设备进行分析,以便维持国内秩序。他还制定了资产的优先级清单,以确定应回撤哪些资产以及应将哪些资产移交给当地民众。远征旅指挥官意识到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离开,将对当地民众产生复杂的影响。

  在准备从战区撤出海军陆战队的过程中,美国国务院制定了计划,以便确定需要什么来填补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后勤保障方面留下的空白。然后与非政府组织 (NGO) 进行协调,以确保填补海军陆战队离开时可能出现的任何不足。此外,还确定了需求,并分析了不适合预置船运输的装(设)备,以便通过国务院外援计划将资产转移给沙米斯坦。

  远征机场是军队回撤行动的最后一个据点。维持这一机场是为了方便部队在完成重大行动后撤回所需的部队以及协助后勤计划。在执行回撤计划时,人员和装备能否空运变得至关重要。远征机场还协助将设施移交给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

  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的要求,轮式车辆资产被统一撤回港口进行冲洗和检疫,随后车辆重新装载上预置船。远征队的车辆同样被清洗和检疫,并登上两栖戒备大队(ARG)的舰船。

  一个分队被留在了远征机场,以了结所有剩余的合同,并确保所有环境问题在美军完全离开之前处理完毕。一旦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该分队将机场的所有剩余设施移交给当地政府,并通过空运回撤。

  独立的战略和防务研究机构,立足于防务动态和学术热点的追踪分析,着眼于长远性、战略性问题的深入研究